“响水事件”冲击波已有月余,受“夹板气”的印染企业怎么样了?

距离江苏响水“3·21”特大事故发生已经一月有余,该事件成为近期染料疯涨的导火索,以染料为重要生产原料的印染行业受到巨大影响。其后,绍兴市柯桥区印染工业协会发声,倡议会员企业“共同抵制染化料价格不正常大幅上涨行为”,如今,倡议已发出一段时间,但其效果并不明显,“响水事件”带来的冲击波还在蔓延......

染料价格大涨

龙头停止采购

近期,染料价格可谓是一路飙升。“染料价格从3月下旬开始一路走高,如分散黑ETC300%,价格从47元/公斤涨到70元/公斤。”柯桥区印染协会相关负责人说,主要原因是3月21日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发生爆炸后,导致间苯二胺出现供给缺口,进而影响其下游间苯二酚、染料生产。与此同时,响水及其周边的灌云作为国内另一大染料生产重地,爆炸事故发生后,当地化工企业全面停产整顿,成为此轮染料行情上涨的重要因素。

“在染料的这一轮涨价过程中,分散黑ETC 300%还不是涨幅最大的品种。分散红FB200%,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发生爆炸前价格是90元/公斤,第二天上虞这边的染料厂就把其价格上调到150元/公斤,现在染料厂的最新报价是200元/公斤。还有分散蓝品种的价格最近也涨得比较厉害。”柯桥区印染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说,这些染料的价格大多数涨到原来的两三倍,涨价最高的品种1个月内价格涨了四五倍。

跳跃式增长的染料成本,让即便身为印染龙头的浙江航民股份有限公司也有些吃不消。4月22日,航民股份投资者接待日召开。航民股份董事长朱重庆表示,一直以来,染料成本约占航民股份印染总成本的22%~23%,但如果按照现价来算的话,这一占比估计会增长到超过40%。“目前,航民股份已经暂停了对染料的采购。一年当中,染料价格一定会有波动。在价格合适的时候,我们会再度采购。”朱重庆说。

染费上涨无望

利润持续下降

面对染料价格的疯涨,印染企业更多地是把上涨的成本转嫁给下游的纺织企业。自3月23日起,杭州5家印染企业调整染整加工费用;3月28日,绍兴8家印染企业发出涨价通知,自4月1日起,平板类产品涨价300元/吨,氨纶产品涨价400元/吨;4月20日,航民股份印染分公司发出通知,在3月26日起执行的价格表基础上,对大红、紫红、梅红、艳红等红类颜色染费作适当上调;同天,常熟市印染商会对会员企业发布《印染加工费上调建议函》,建议会员企业自5月1日起统一上调染整加工费,调整幅度建议在原有染整加工费的基础上上调1000元/吨。

分散染料市场价格走势。

活性染料市场价格走势。

“但今年的染厂行情没有预期那么好。”浙江红绿蓝纺织印染有限公司总经理盛菊芳说,主要原因是:原先一些已被关停的小规模印染企业现在开始“抱团”复活,增加的染缸数量估计在500台以上。以每台染缸每天染70万米计算,每天可增加3.5亿米的印染量。

“实际上,不仅是小规模染厂‘抱团’复活,原先关停的染厂也有很多转移到江苏、安徽、山东等地,重新开了起来。”柯桥区印染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印染企业竞争日趋激烈。染料成本前些年占印染总成本的10%左右,近年来随着染料价格的走强,整体上一直呈上升趋势,目前已占到印染总成本的1/4。这次染料价格大涨,不少印染厂扛不住了。

“此次染料涨价幅度显然大于实际供需平衡。随着原材料、劳动力、环保等成本的不断上涨,成本增量几乎‘吃掉’全部利润,这是目前大多数印染企业面临的困境。”浙江嘉名有限公司总经理莫东海也向记者透露说:“虽然今年公司运营情况总体保持平稳态势,但利润一直被挤压。虽然现在染料价格大幅增长,原料成本一路飙升,但下游客户并不接受染费涨价,我们也只能维持现有的价格。”

“现在手头的单子也就只能再支撑2周的时间,接下去还能否接到新单就不好说了。今年的行情比较冷清,涨价更是不可能的事情。”江苏盛泽地区一家印染企业负责人这样说道。按照往年的行情来说,工厂现在应该还在赶下一季的备货,但今年,这个时间段,企业不忙有些反常。

在《中国纺织报》记者采访的染厂中,只有不到3成的染厂上调染费,大多数染厂还是表示,虽然成本在上涨,但是目前的行情下,企业还不具备上涨价格的动力。市场竞争较为激烈,尤其是中低端产品,企业怕染费上涨后会弱化自身在市场中的竞争力。绍兴市泽浩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严良敏更透露说,发通知染费涨价的几家印染企业,最后大多都不了了之。

下游抱团不易

后市各凭本事

面对高高在上的染料价格,今年印染企业的日子确实也不好过。为此,柯桥区印染协会于4月中旬发出倡议,建议印染企业联合起来共同应对染料价格大幅上涨行为。

如今,倡议已发出一段时间,但其效果并不明显。“主要是抱团抱不起来。”柯桥区印染协会相关负责人说,印染行业较分散,而上游染料行业产能较为集中,掌握行业话语权,在产业链供给端出现变化时,涨价是必然现象。“现在只有寄希望于当地能尽快恢复正常生产,恢复之前的供需状态。”他分析,在分散染料生产过程中,间苯二胺虽是重要的中间体,即便按间苯二胺加价10万元/吨计算,生产1吨染料的成本也只增加了3000元,染料价格涨幅不应像现在这样大。

“上游是强大的卖方市场,产业下游也是十分强势的买方市场,而印染行业产能过剩,只能导致行业的市场议价权很低。”莫东海也分析说,由于此次染料涨价偶然因素比较大,印染企业的备货不尽相同,有些企业前期的准备比较充足,所以受到的影响并不大,这也是行业涨价缺乏凝聚力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这并非印染行业第一次面对市场困局。2013年、2014年、2017年,每当染料成本出现大幅上涨时,相关的印染协会就会呼吁联合抵制上游染料企业的涨价行为。以2013年为例,当年8月,绍兴印染工业协会组织绍兴200多家印染企业,联合向浙江省价格监督检查分局递交了一份《关于要求反垄断的报告》,主要针对的是两大染料巨头浙江龙盛和闰土股份。据媒体报道,当时,浙江省物价局约谈过浙江龙盛等几家企业,要求合理定价,但没有找到垄断证据。

有业内人士无奈地调侃说:“不管印染企业态度如何,也不管今年行情是否走俏,印染行业联合抵制的这些天,染料价格还是涨了一轮又一轮,而且还有继续涨的趋势。”

不过,对此莫东海表现得却比较乐观:“这是整个印染行业需要面对的一次压力与挑战,强者胜,弱者退。大浪淘沙后,相信留下来的企业发展会越来越好。”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响水事件”冲击波已有月余,受“夹板气”的印染企业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