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做电影,我蛮贪心的


李安(右)在拍摄《双子杀手》的第一场戏:威尔·史密斯(左)饰演的角色在执行一次高难的狙击任务,这也是他退休前的最后一役。



  由李安导演,威尔·史密斯主演的电影《双子杀手》即将于10月18日全国公映,影片讲述了特工亨利正准备退休,却发现自己被一个年轻杀手追杀,而这个人竟是比自己年轻25岁的克隆人。该片也是李安导演继上一部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之后,再次采用4K/3D/120帧的技术拍摄的作品。虽然《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全球票房并不理想,但这并没有阻止李安对于新技术的探索,“打击是一定有的,但我实在太好奇了,之前没有做到的东西,我想继续往下试,试到没有人出钱为止。”李安承认,在拍电影这件事上,自己是一个蛮贪心的人,各种题材都想尝试,因为不挣脱别人给你限制的框框,只贪求安逸,自己也会觉得索然寡味。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导演李安,谈拍摄这部电影的幕后故事以及未来拍片计划。

  技术

  “假史密斯”比真人片酬还要贵

  生活中的李安不使用数码产品,他自称一个“低科技”的人,但近几年他在好莱坞电影技术探索方面走得最远,先是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创造了一个虚拟老虎,又用4K/3D/120帧的技术拍摄了《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这次沿用上次拍摄技术的同时,又在银幕上创造了一个年轻版的威尔·史密斯,这个角色完全由数字技术创造出来,没用到一般动作捕捉等辅助手段,在目前电影视觉特效中是最难的一道关卡,成本也是最昂贵的,比威尔·史密斯的片酬还要贵两三倍。

  为了创造出数码junior这个角色,导演李安研究了史密斯年轻时候的很多照片,脸上的各种细节放大6000倍。李安说,我对威尔·史密斯的脸可能比他妈妈还要熟悉。在李安看来,这部电影真正难的不是创造出这个数码人,而是怎样让观众投入到角色中去。从科学上来讲,通过技术完全可以做到对人脸部的100%还原,但观众对于人脸辨识又是很奇怪的行为,不是完全科学的,必须还要从脸部一些细节上慢慢摸索,工作量巨大。

  动作

  节奏感放慢,在细节上下功夫

  因为采用了4K/3D/120帧的技术,李安这次在动作戏的拍摄方式上都不一样,因为要看得更真切,过去的很多手法都不能用了。李安解释道,普通的3D动作片讲究的是速度感,拍摄时喜欢从侧面拍,再加上快速剪切,可以让本来速度30迈的车子看起来像70迈那么快,而120帧是为了让观众看得更清楚,在速度感上没法跟24帧的比,“糊弄不过去,只能在细节上下功夫,搞创意”。

  电影中有一场摩托车追逐戏,如果按照传统拍摄,就是从侧面拍,以制造速度,但演员的脸就看不清楚,而李安则是通过细节来制造混乱,比如子弹换膛,表情的捕捉等等,“我们的节奏感是放慢的,可是里面塞了很多东西,表演加进去,战术加进去,让观众心里更忙碌更兴奋。”这场戏拍摄花了差不多两周时间,但是计划了很久,先把这场戏用动画的形式做出来,再开会、现场测量、拍摄,最后还要进行数码处理。李安觉得,完全用数码技术并不见得最好,用数码加实拍相结合的方式出来的效果是最好的。

  ■ 关键词

  最贵镜头:制作一年

  观众在片中第一次看清楚年轻版的威尔·史密斯的那个镜头,导演称是全片中制作难度最高的镜头,几百人前后花了一年时间。因为这个角色在之前的动作戏中,大都是戴着墨镜,动作很快,观众看不清楚他的脸,而这个镜头中是观众,也是老年威尔·史密斯第一次看清楚他的脸,在制作上的要求也是最高的。

  最高目标:纯搞笑片

  虽然导演李安总是喜欢尝试各种题材,但他表示鬼片是不敢拍的,怕投入太深。他希望自己最高的目标是能够拍一部纯搞笑的片子,“有的人搞笑可能很简单,但对我来讲,老是要讲个什么道理,所以纯搞笑的话可能是一个高难度”。他之前的片子中也有些喜剧元素,但是对他来说很感伤的桥段,观众往往会哄堂大笑,而他试图搞笑的部分,观众却没有什么反应,这也令他很困惑。

  最爱笑星:黄渤

  对于最想合作的喜剧演员,李安表示想合作黄渤,“他是很有天分的喜剧演员,台下也好,银幕上也好,怎么样都好笑,我很佩服那样有天分的人”。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李安做电影,我蛮贪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