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行业再度限薪:单集成本最高400万,摄制人员酬劳同步降低30%

图片来源:《我是余欢水》官方剧照

记者:刘燕秋



曾有制片人告诉界面文娱,限薪令发布之后,行业还是处于畸形状态,5000万片酬还是太高了。



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发布会、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近日发布《关于厉行节约、共克时艰,规范行业秩序的倡议书》,提出影视行业“复工”的六大倡议。
其中提到,疫情对影视制作业的冲击很大,全行业面临资金短缺、生产周期延长、疫情防控困难、购片价格锐减等一系列困难。因此建议电视剧、网剧制作成本控制在每集400万元以内,摄制人员酬劳应同步降低30%,同时需要进一步调整主创和主演人员酬金过高的现象,避免造成主要创、演人员与普通专业工种的收入失衡。
相关倡议书并不是第一次发布。早在2018年6月,五部委就曾联合发布通知,称每部网络电影,电视剧网络剧,网络视听节目全部嘉宾、演员总片酬不得超过节目总成本的40%,主要嘉宾、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
之后,三家视频网站联合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六大影视制作公司发表联合声明,共同抑制明星不合理片酬:三家视频网站和六大影视公司采购或制作的所有影视剧,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人民币,其总片酬(含税)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
2019年2月,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2018年8月以后,采购的版权成本从最高的超过1500万一集电视剧已经回落到800万以下,自制剧成本主要在演员片酬方面降低,现在顶级演员一部剧的限价是5000万元人民币。
编剧白一骢今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演员薪酬的变化,他表示头部演员降了近九成,正常艺人薪酬至少比巅峰时期降两三倍。他直言行业价格混乱是因为大家都抱着赶紧捞钱的心态,当价格坍塌后,赚到钱的艺人并没有太过悲观,“今年就好好拍戏,反正钱去年之前都挣过了”。
也有制片人对之前的限薪成果不太满意。曾有制片人告诉界面文娱,限薪令发布之后,行业还是处于畸形状态,5000万片酬还是太高了,随便一个知名度不高的二三线男演员也要二三百万起步,导致其他环节赚到的钱还不到演员薪资的零头,与此同时,底层演员薪资又过低。
“之前一部戏的男一号演我们的戏时报价才100万,现在对外报价达到3000万,制片人一部戏才能拿到二三十万。这背后也是平台拿价格砸上去的,但现在平台没钱了。”面对新出台的政策,他直言“感觉就是纸上谈兵”。
影视行业是疫情之中的重灾区。4月15日,据《经济日报》报道,疫情影响下,2020年已有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是2019年全年的1.78倍。2020年前两个月,影院类企业新增不到8000家,较去年同期下滑25%。大量剧组暂停工作,不少已运作项目的前期剧本创作及后期制作也有所延缓。
除了再度限定剧集成本和薪酬问题,《倡议书》还提及要坚决克服前一时期因资本大量涌入给影视制作行业带来的浮夸浮躁之风,要“谨慎立项,慎重开机”;倡导全行业厉行勤俭节约之风,反对一切攀比,奢靡之气,把制作成本压缩到合理范畴之内,“功夫下在讲好故事,塑造好人物”;进一步规范行业秩序,治理行业乱象,“拒绝演艺经纪公司在艺人随行人员、生活待遇、交通工具以及宣传推广上的过度要求”;强调“要坚决杜绝滥用枪手、执行导演和演员替身的现象,保证产品质量,维护行业声誉”。
这些倡议基本上与今年的政策调控保持了一致。比如关于“谨慎立项,慎重开机”,2月14日,广电总局就对重点网络影视剧(包括网络剧、网络电影、网络动画片)规划备案申报事项和审核工作进行了调整,要求申报者在填报系统时,除了要提交《重点原创网络影视剧规划信息备案表》之外,还要求必须提交《完成剧本创作承诺书》。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影视行业再度限薪:单集成本最高400万,摄制人员酬劳同步降低30%